Double K

小透明文手 欢迎勾搭 杂食百无禁忌

Sweet Dreams 01【AL】海的女儿梗


防雷:
1、含少量双皇+父子
2、ooc到没朋友
“我要你到中土去,找到人类的王。”
莱戈拉斯就因为这一句话,以王子之身在外面晃悠了好多年。
然后他找到了阿拉贡,不知怎么的,一路就一起走到了龙守护着的那个金库。
一个人皇,一个精灵王子,在这些堆到天花板的金币面前都显得一样的渺小。
幸好龙没有醒。
阿拉贡正想说些什么,莱戈拉斯突然像疯了一样把他赶了出去,他发誓自己身上一定挂彩流血了,随着大门被撞上传来的一声闷响,阿拉贡站在峭壁上,在猎猎的寒风里思考着刚刚发生了什么,顺便笨拙地包扎自己的伤口。
借着地势,他看见远处有一个闪闪发光的生物正在靠近,然而他很快就确定了那是谁,除了精灵王,谁会骑大角鹿?
瑟兰迪尔上来之后甚至一句寒暄都没有,他只是冷冷地一步一步地把阿拉贡逼到了身后的石壁,用手指卡着他的咽喉,咬牙切齿地问:“你对莱戈拉斯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不回家?”
一切解释都被瑟兰迪尔寒冰一样的眼神冻了回去,没有人敢在他冰封万里的语气里肆虐。
“你迟早要做出选择的,阿拉贡。”他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叫他的名字,“但是不管你选了谁——我还是他——你都是要回到密林里来的,归宿不变。”话尾又变回了那种斩钉截铁的武断。
“我也可以谁都不选。”阿拉贡在瑟兰迪尔柔和下来的语气和放松了的手下回应,“我是说,毕竟我还是个人类,不是吗?”
“随便你。”瑟兰迪尔的语气没有愤怒或者是什么,只是那种极深极深的失望,他离开得就像来的时候那么快,他飞舞的袍角背后,带动起更加凛冽的风。
金库里面的莱戈拉斯并不是发了疯,虽然也差不太多了,他精神里的两部分撕扯着他,一部分在向他尖叫着“想想你的父亲,密林才是你的家,杀了这个人然后回家去”,另一部分在绝望地呜咽着“我绝对不会伤害他”。
替阿拉贡辩护的声音越来越弱,他感觉自己已经不由自主地搭上了弓。
亡灵巫师的声音突然地出现,那种邪恶的声音让他几乎颤栗。“可怜的精灵王子啊,父亲还是情人,这真是一个问题。”
“你想干什么?”
“只是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任由比较强的那部分控制你,最后杀了阿拉贡。”
莱戈拉斯用眼神示意他说下去。
“第二,我帮你消除掉你的执念,你和阿拉贡完成征途,然后一起回密林去。”
没等莱戈拉斯发出质问,他就说下去,“当然,这是有代价的,这需要阿拉贡对你有纯粹的爱,没有那些愚蠢的纠结——儿子还是父亲,只要他能做到,你就会没事。”
“不然呢?”他的问话已经变得几分无力。
“你会死,在融化了的冰天雪地里,变成泡沫。”
“好。不过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没什么,只是我想知道你们三个人的结局很久了。”
他甚至没有力气扯出一个讽刺的笑。
阿拉贡回头看着重新打开的门和一身虚汗的莱戈拉斯连忙冲上去扶住他,“嘿!你还好吗?你打了我自己却是这个德行?”
“你爱我吗?”
“什么?”
“你爱我吗?“他执著认真地问就像这是个什么性命攸关的大问题。
“当然了。”
莱戈拉斯展开一个虚弱的笑。
“不过我现在需要你帮我一个忙,瑟兰迪尔现在应该不想见我,我需要你回密林把现在的情况跟他解释清楚。”
他的笑僵在了嘴角,但是又立刻换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灿烂笑容,在阿拉贡嘴角轻轻印下一吻。
“放心吧,我会等你回来。”
你却不知道我吻你的意思是吻别。
阿拉贡看着莱戈拉斯骑马远去的背影消失,突然觉得周围的温度上升了,然后他惊讶地发现冰雪开始消融。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莱戈拉斯一头从马上栽下来,栽进刚刚雪融的河里,甚至没溅起一个浪花,直接化成了泡沫,直到那些泡沫最后也一个接一个地破掉了。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Double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