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K

小透明文手 欢迎勾搭 杂食百无禁忌

【德哈】I'll kill her (一发完)

妄想症AU?
放飞自我
OOC别较真

【01】
那天我们同学聚会,Susan在那儿讲她最近接待的一个病人,哦抱歉,是客人,我总是把这两件事搞混,她说那个叫Draco Malfoy的,明明是来找她做恋爱咨询,可是她却觉得应该把这个人转到我手上。
我愣了愣,“为什么这么说?”
“我找Peter跟进了一下。”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你没事吧?犯得着这么大动干戈吗?”
“这个人很有意思的,我想了解一下嘛。”她吐了吐舌头,递给我一份报告,“我告诉他我要离职了,你是我的继任者。”
我瞪了眼前的女孩子一眼,还是把报告接了过来,不想承认自己也被勾起了兴趣。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这是个同学聚会,我们都是心理系的。Susan因为她那爱八卦的天性选择做一名恋爱咨询师,Peter是个专门负责套话啊找证据之类的私人侦探,有时候也替警局办事,而我嘛,我是个心理医生。

【02】
……
DM:我们从小就很好,一起长大的。那天晚上他本来是要给我打电话的,我都能猜到他会怎么安排那天晚上,肯定是先看个电影,然后去吃饭,那条街上他最喜欢的那家,烂俗的品味。
当然啦我不是在抱怨什么,这样挺好的,因为之后我们肯定也会一起回我家,一起吃早餐,一起在海边散步,他呢,就会对我说“我爱你”,到时候就会有很多小精灵啊仙女啊什么的窜出来,挺美好的是吧?
Dr.:很美满。那么请问您想要咨询些什么呢?
DM:他该死的没打那个电话,我等了一个礼拜还是两个礼拜,见鬼,我觉得我他妈的都等了好多年了。
Dr.:请您冷静一下。后来发生了什么呢?您知道他为什么没打电话了吗?
DM:他和一个红头发的妞儿在一起了。
……

【03】
“你看了吗?”
“刚看了一点。”我对着电话那头的Susan翻了个白眼,“这有什么?不就是典型的'我以为我发小暗恋我好多年结果都是我自己想多了'吗?你的拿手好戏啊。”
“那我不打扰你了,快看!快点看完哦!”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就挂了电话。

【04】
……
Dr.:您和他的朋友们关系怎么样呢?
DM:我跟他们喝了一杯还是两杯之后他们就很喜欢我了,要知道要是我想招人喜欢的时候我可是能做得很不错的。
Dr.:好的先生。您说你们是一起长大的,关系很好吗?或者换个说法,您和他父母的关系怎么样?
DM:非常好。我第一次见到他爸妈的时候,他们就拉着我的手说“亲爱的,什么时候给我们添几个孙子孙女啊”。他们都非常喜欢我。
Dr.:都已经考虑到孩子这一步了啊。您已经勾勒过未来了?想过孩子的名字了吗?
DM:我们家的传统,儿子肯定要用星座的名字起名,但是他大概会选Albus之类的恶心名字。
Dr.:您会选择听谁的呢?
DM:生两个儿子好啦,这样就不用吵架了。他们大概会在美国出生,因为到时候我们肯定会到全球各地玩的。
Dr.:完美的爱情故事。
DM:可惜他不愿意参与。
Dr.:那您下一步打算怎么做呢?
DM:我要杀了她。
……

【05】
“好吧,这确实有点不对劲了,可是你确定这不是个玩笑吗?现在的人天天都嚷嚷着我要杀了我老板啊我活不下去了啊,难道这位……”我低头看了一眼这位先生的名字,“……Malfoy先生不会也只是这样吗?”
“更过火的东西我没敢记下来,怕真的出什么问题。你知道,看见这种为情所困的人我总是忍不住心软。”
“好吧,容易心软的Susan小姐。你后来还发现有什么不对?”
“让Peter去查的,他见到了那位传说中应该给DM先生打电话约他看电影吃饭生孩子的男士。”
“你的幽默感还真是有点不合时宜啊。然后呢?”
“他们聊了聊,他们是从小就认识不错,但是是从小打到大的,那位先生,嗯……就叫他HP先生吧,当时有几个他的朋友也在,那是HP先生亲口承认的发小,他们都说HP和DM是宿敌。”
“我怎么仿佛从你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诶呀,相爱相杀的戏码多好看啊。”
“所以说DM先生说的HP的朋友都喜欢他什么的是假的咯。”
“显然。”
“那父母?”
“HP先生襁褓中就无父无母了。”
“那Peter见到那位红头发的女士了吗?”
“见到了,是HP先生一个发小的妹妹,据Peter说人很nice,好像互相暗恋了很多年,前不久才在一起的。”
“哦。”
“哦?你听了这么多就想说哦?”
“你不是已经看出来DM是什么情况了吗?要不干嘛往我这送。”
“我是真的心疼他。攻不渣受不作的,只是倒霉啊。”
“你上哪儿知道这么多去?”
“我后来也见了一次HP嘛。”
“你们一个两个的都往前凑,问的还都是所谓宿敌的情况,人家不赶你们?”
“没有,HP人超好,而且据我观察,他和红头发姑娘绝对是误入歧途,我敢用我多年经验作保,他绝对也喜欢DM。”
“那你想怎么样?”
“找你帮忙咯。”
“……”

【06】
“Malfoy先生,您好。”
“你是Susan的继任?”
“是的,我已经了解了您的情况。”
“还有什么需要知道的吗?”
“嗯……您是怎么看那个姑娘的?”
“就有一头愚蠢的红头发而已嘛,又不聪明又不漂亮。”
“就这样?”
“她甚至还不温柔。”
“所以就要杀了她?”
“对啊。”
“不怕毁了自己的前途吗?”
“她把他带走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什么前途可言了,未来啊梦想啊都没了。”
“好了先生,我想我知道我该怎么办了。”
“终于有结论了?”他很不耐烦地挑起一边眉毛。
“妄想症。”
“你说什么?”
“妄想症,先生,那才是您的问题。”
他看起来好像很想和我动手。
“不过还好我把您的药给您带来了。”他疑惑地看着我,我提高声音,“Potter先生,您可以进来了。”
“救世主Potter?你怎么在这?”他自顾自地语无伦次,“这不是什么见鬼的恋爱咨询,是单位要求的心理测试你别想什么有的没的。”
HP先生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听说你想杀了Ginny啊。”
“其实还没有那么确定……我是说,是啊,我会的……我能做到的,你知道……我会杀了她……”
然后HP先生就用那双绿色的眼睛盯着DM先生,直到他的声音越来越弱,直到听不见了。
“过来,你这个傻瓜。”黑发的男人上前一步抱住了金发的男人。
DM先生看起来快哭了,嘴里还不饶人地念叨着,“她会为了随便一个男人就甩了你的,她就喜欢钱……”
他的话被什么堵了回去,这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已经偷偷溜出来了,替他们锁好了门。
电话响了,该死的连环夺命call,“大小姐,我完成任务啦。”
“怎么样?”
“药到病除。”

END

评论 ( 4 )
热度 ( 70 )

© Double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