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K

小透明文手 欢迎勾搭 杂食百无禁忌

【德哈】Do or Die(灵魂伴侣AU) 06



小提琴家!Draco / 花滑运动员!Harry

设定:人人命中注定有一个灵魂伴侣,提示往往出现在皮肤上。但互为灵魂伴侣的两个人不一定能相遇,更不一定在一起。和命中注定的人在一起变成一件罕有的事情,但是仍旧有很多人相信这个。




2005



电视上的哈利看起来很无奈,他本来不是喜欢参与这种节目的人,但是受了伤,不能训练不能比赛,也只能把这些行程优先提上档期。
还不赖,至少给了我一个不用给自己找台阶下就能见到他的机会。德拉科正很没形象地缩成一团窝在沙发里,眼睛大脑还有他那该死的灵魂,都控制不住地被另外一个灵魂所吸引。
哈,他现在是在真的笑了,因为那帮小孩。哈利主动提出要给一帮小孩上一节大师课,他滑在最前面,一大帮几岁到十几岁不等的小孩晃晃悠悠地跟在世界冠军后面。有两个男孩最开始一眼就认出了他,兴奋地跳起来和他击掌,还哄得他要教几个简单的动作。
“对,就像这样,然后你就转起来了。”他笑起来,几乎是充满柔情地。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试着转了一下,然后倒在了地上,一扁嘴,眼看着眼泪就要掉下来,哈利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哭了就不漂亮啦。不怕摔,一会儿你就能转起来啦,像我一样。”
小女孩收回眼泪,摔了两次之后果然转了大半个圈,开心地咯咯笑起来。
“我没骗你吧,小公主。”哈利轻轻刮她的鼻子。
他会是个好爸爸的,瞧瞧他看那小姑娘的眼神。德拉科情不自禁地扬起嘴角,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闯入他的脑海,转瞬之间,另一个更加令他恼火的想法占据了他的思想,他压下了那个笑。
“我很开心能有这样一个机会来影响这些孩子,因为当年我的偶像也曾经这样指引过我。”
现在他知道哈利说的是谁了,格林德沃,他现在也差不多能反应过来哈利参加过的所有比赛所有节目所有采访了,最重要的那些他甚至还陪在哈利身边。
可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
“我很想开一所花样滑冰学校,我希望……”
亲爱的,我但愿你所有的愿望都能成真,我但愿你一世平安喜乐,但是我现在无法忍受看着你在我离开之后依旧笑得如此灿烂。至少这一秒不能。
他关上电视,觉得整张脸都是僵的,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还是笑着的。他之前没觉得自己有这么喜欢哈利,心揪成一团,可看到他的那一秒还是忍不住展开大大的笑。



他,该死的,切断了,自己的,一根脚趾。
几乎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挑断了一根筋也就相当于废了嘛。
跳跃的时候他在想着德拉科,太过入神了,然后该死的左脚的冰刀直接“咔嚓”了他的右脚拇指。说实话第一分钟他一点儿都不觉得疼,而当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疼得直接躺在冰上了,血汇聚起来形成一个小小的池塘。
反光的红色看起来还挺好看的。这是他奇葩的第一个想法。
休养要无限期延长了,该死。第二个。
下个赛季应该没时间准备新节目了,大概只能继续用教父了,也不知道德拉科愿不愿意回来陪我……他晕过去了。



2006



拜哈利这个混小子经常受伤所赐,他们队伍的医疗水平出奇地高,就医及时,接上了神经缝上了肉,没过多久他竟然重新又可以上冰了。
只是大概有两周的时间,在起跳之前他都会下意识地颤栗一下,刚好错过最完美的那个节拍。
只要我能克服自己的恐惧我就无所不能只要我能克服自己的恐惧我就无所不能只要我能克服自己的恐惧我就无所不能……他一遍遍地念叨着,直到这东西在他脑子里变成真的。
完美起跳,哈利回来了。



都灵奥运会将成为哈利最有希望夺冠的一届,上一届他还太年轻,下一届对于这个项目来说他又太老,唯有这一次,刚刚好,甚至他的劲敌都已离开。更别提拿下这枚金牌,他就是最年轻的大满贯得主。
选曲依旧是教父,德拉科为他配的那版教父,没办法,谁叫他三天两头地受伤,时间上完全来不及,只能稍作编排,延伸出几个不同的版本。
奥运之前最后一个试水的机会是欧锦,哈利信心满满。可是他幼年时那副虚弱的身体不知为什么又找上了他,欧锦开赛前三天,他开始发烧。
高烧,下不了床,一站起来就晕得不行的那种。
“我不建议你去,强行得个第九名第十名的,没什么意义。”邓布利多的语气既非责备又非安慰,只是安静地陈述,“你直接上都灵问题其实也不大。”
“我要去。”
邓布利多没继续劝,倒像早猜到了似的,“好吧,我有时候真的担心你。”
比赛前,哈利是被抬上飞机的,下飞机的时候,他终于站起来了,脸上还烧着不健康的红晕。
提起一口气,他轻柔又有力地进入冰场,一如既往,没什么人能看出他的不同。只有他自己知道,浑身酸疼,体力透支,可是还有两分四十秒,他得做完每一个动作。右脚也开始疼,他开始加入一些花哨好看但是没什么实际意义的动作,用表情吸引着裁判的注意力,悄悄地舒展放松着身体。
他做到了,结束了。他立刻躺倒在地上,冰面太凉,他更感觉到自己烫得惊人。
大概有那么五六秒,也或许十五六秒,他就躺在那儿,一切声音和光影都远去。德拉科不在这儿。他只能想到这个,在那短短的时间里,他除了这个想不到任何别的事情。而我还发着烧,他却不在这儿陪我。他几乎感到委屈,紧接着又为委屈的感觉而惊诧。
他站起来,迎接着掌声和欢呼,疲累不堪地滑向场边。很奇妙地,第一次,他没去在意自己的成绩。



德拉科依旧没露面,但他给哈利发来了新的音乐,Tosca和Caruso,都是歌剧素材,很容易博得裁判和观众的好感。只是这两个歌剧里的爱情故事,都是极悲怆的结局。
而哈利在排好这两个新节目之后没两天,得到了队医的最后警告,都灵之后最好立马退役,如果他还想健康地活下去的话。他的腰和脊柱都受了严重的伤,现在还没有发作,只是时不时地疼,假以时日,也许会要了他的命。
他妥协了,尽管他觉得这种妥协事实上是在用另一种方法夺走他的生命。
你会用什么来形容冰面上的花滑选手?很多人会说羽毛或是雪花。或许。但至少哈利不能用这两种东西概括,他太复杂、太立体,但是那一场,他像是一团火,或是一根蜡烛,燃料就是他自己的身体。火燃得那样旺又那样美,他把一个极好的自己留在了意大利的都灵,直到蜡烛融化,火烧断了灯芯,你知道原来他只不过是他,从来都只是他。
当宣布他是金牌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在镜头面前这样激动过,他跳起来,忍不住连挥自己的拳头,笑得没了眼睛。有人戏称他领奖的那一刻太像国王加冕,冰王子终于熬成了冰上沙皇。他扯下被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金牌,骄傲地举起来,像一个吃到糖的小孩,甜味全化在他眉梢眼角,甜得他眼中有泪光浮动。他好像是开心得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一会儿挂回去,过一会儿又扯下来,看不够摸不够似的,非要上牙去咬。
表演滑,他重现了Tosca,极短的时间内重复表演同一节目,展现出来的竟然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悲情的感觉淡了很多,多了几分“今夜星光灿烂”的美。
热情的意大利人让哈利红着脸返场,又来了一个保留的节目Caruso,这是个当地观众更熟悉的歌剧,欢呼声更加热烈,不知道哈利这次是怎样的共情状态,有的人看完之后竟然哭了。
表演滑之后所有选手一起返场,他也表现得异常兴奋,别人在出场时简单地秀一下,女单的姑娘摆几个漂亮的pose,双人的做一两个简单的托举,他直接上了个四三三(四周半接三周半接三周半)。最后所有人环场滑行时,大家都规规矩矩地冲着观众席挥手致意,只有他特意跑到摄像机前做了个鬼脸。
他表现得太开心。
或说太过开心,像个拙劣的演员。
最后的赛后采访里,他平静地宣布了自己正式退役的消息,下场的时候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但是他知道自己还在镜头里,于是放下手之后,露出来的脸上仍旧是得体的恰到好处的微笑。
当他终于得以摆脱喧嚣的人群,推门进入他专用的休息室时,才忍不住把嘴唇抿成一条线,弯弯的眼角也落下,失魂落魄极了的样子。
开灯的一瞬间,才发现房间里有人,表情立刻到位,好像黑暗里的片刻脆弱不过是错觉。
“你以前为什么不笑?”德拉科就这样突然出现,没有通知,没有解释,没有打招呼,径直抛出一个问题,神色极认真,仿佛曾经冥思苦想过很久。
“以前?”他松了口气,没有缘由地,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不再费力维持官方的表情。
“你最开始参加比赛的时候得了第一也不笑的,现在为什么这么开心?”
“小时候觉得自己笑起来很傻。”他也开始认真回答问题,就好像只有这一刻才是重要的,而几分钟之前发生的事情都无关紧要,“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不笑才傻。”
“过来,傻瓜。”德拉科快走几步上前抱住他。
这句话像是打开了一个什么开关,哈利突然间发现自己竟然有那么多眼泪,他只是眨眨眼睛,源源不断的泪水就滚落下来,德拉科的怀抱如此温暖,而那都蒸不干他的泪水,甚至一大片晕开的水渍反而让德拉科的衣服都变凉。
德拉科任他哭,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帮他擦眼泪,只是轻轻拍着他的后背,等着他的抽噎渐渐停下来。
“哈利,你知道事不过三是吗?”他终于开口,“这些话我只说一次。”
I won't offer again.
“我爱你,哈利,所以我想成为在你失去你的世界之后陪你一起建立新世界的那个人。Shh……”哈利想说些什么,他温柔地示意他现在只用听着他说,“别再说什么灵魂标记了,只说你想说的,这问题我只问一遍。”
他单膝下跪,手里举着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的戒指。
“Will you marry me?”


TBC



因为开学了所以更新速度变慢了。
因为开学了所以文力离家出走了。
(根本就不是开学的锅好么

这章的时间轴私设格外多




如果看到这了的话,非常感谢你,并且希望你能看完我最后的这一点废话。
原型是普鲁申科和埃德温马顿,基本上就是参考了他们的个人经历,改动时间,具体事件和细节也有很多出入。
写这篇文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如果能让哪怕一两个人因此对普鲁申科感到喜欢也好。

文中时间轴的部分场次(以下为B站番号)
1163683 奥运会教父

4725838 谜之日本综艺去当教练

7111035 Tosca表演滑

1151249 欧锦滑完躺版教父

3821282 奥运会结束返场超开心

3765165 Tosca+Caruso完整高清版

1103977 超美的一次法国Caruso

6667512 奥运会颁奖典礼




评论 ( 12 )
热度 ( 68 )
  1. 红茶杯与苦咖啡Double K 转载了此文字

© Double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