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K

小透明文手 欢迎勾搭 杂食百无禁忌

【德哈】Do or Die(灵魂伴侣AU) 08


小提琴家!Draco / 花滑运动员!Harry

设定:人人命中注定有一个灵魂伴侣,提示往往出现在皮肤上。但互为灵魂伴侣的两个人不一定能相遇,更不一定在一起。和命中注定的人在一起变成一件罕有的事情,但是仍旧有很多人相信这个。





2008


一晃几个月过去,哈利已经可以走路了,甚至可以慢跑,就像德拉科保证的那样,但直到他踏上冰面的那一刻,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仿佛自己残缺的那一块又回来了。
罗恩不放心地赶来看他,这可是哈利的大日子。但反而赫敏对哈利的心思拿捏得最准,她举着台摄像机对着哈利,原本懒懒地做着复健的哈利看到镜头顿时来了精神,他加速滑了两下,然后摆出起跳前的标准动作,德拉科刚要开口阻止他,就看见哈利就着那个姿势软软地跳了个完全没成形的蝴蝶跳,这才松一口气,哈利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那样对他笑。
“你现在肯定做不了立转吧?”罗恩看见德拉科的反应,默契地发问。
“做不了。”哈利很配合。
“那好,一会儿记得抓紧我,师兄带你转圈玩。”
德拉科没来得及喊停,只见罗恩早有准备地换上了冰刀,鞋套一甩就直接溜到了冰场里。
他环住哈利的腰,小心地把所有的力都放在自己身上,然后开始转,哈利开心地笑起来,有一半原因是为了逗德拉科。可惜毕竟是个男人的体重,罗恩也撑不住他太久,没多久就放开了他,哈利像个糖没吃够的小孩一样瘪嘴。
而德拉科瞬间就对那个表情投降了。



“他真可爱。”哈利看着儿童床里睡得正熟的小男孩,怎么也看不够。
他的金发在灯下反光,眼睛正闭着,但是哈利知道他的眼睛是和自己一样的绿,这个小脸肉嘟嘟的男孩是他和德拉科的孩子。
“斯科皮。”
“你要给他也取个星座的名字?”哈利怀疑地看着他。
“家族传统。”德拉科指明立场,“我们还可以再要一个。”
哈利看起来是真的在思考这个方案的可行性,“好吧”,他最终这么说。
“下次我们领养一个小女孩?我看你之前教小姑娘滑冰的时候宠得跟什么似的。”
“你在吃醋?那小姑娘才五岁!”
“当然不是。”德拉科摸了摸鼻子,装作若无其事地岔开话题,“以后我们要让斯科皮学滑冰吗?”
“最好不要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花滑多容易受伤,看看我。”他无所谓地指着自己。
“我不是有意让你想起这些……”
“没关系。”他好像真的完全翻页了,只是他忘记了德拉科有多擅长看穿他的伪装,“如果以后恢复得好,我一定要为斯科皮滑一次sex bomb。”
“好啊。”而德拉科学会了不去戳穿那一层伪装,“不过,给这么小的孩子滑sex bomb……我看还是我来主管斯科皮的教育吧。”
“滚开。”
斯科皮突然醒了,看着两个爸爸咯咯笑起来。
“笑什么,小家伙,你以后是想学小提琴还是想滑冰?”德拉科一本正经地冲着还没完全清醒的男孩伸出手。
斯科皮握住他的手指,他得意地冲着哈利笑。可男孩很快就松开了他的手指,转而冲着哈利的方向伸出手讨抱,哈利把斯科皮抱进怀里,对着德拉科笑得眉眼弯弯。



“Bravo!”哈利在陪斯科皮踢足球,进球之后做出夸张的庆祝样子。
他小跑着来找德拉科击掌,半路上就着那点助力跳了个四三二,笑得开心极了,转头就把和德拉科击掌这件事忘到了九霄云外,折返回球门的方向,连跳了五个漂亮的蝴蝶跳。
微笑突然变成疑惑,他站在原地,似乎在思量自己为什么没有移动。大概僵持了两秒,他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冰面上,这个发现像那年献给尼金斯基的平地摔一样几乎逗笑了他自己,几乎,他扯了扯嘴角,却死活拼凑不出之前笑的形状。
“Bravo!”德拉科从边线跑过来,把不明所以的斯科皮和哈利一手一个地搂住,“都累了吧,回家吃饭!”
“我还没玩够!”小男孩已经能说简短的句子。
时间过得真快,德拉诺恍惚了一下。“想吃什么?”
“想吃甜的那个,上次做的,爸爸做的那个。”小孩子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颠三倒四地回答着问题。
“好。”德拉科一口答应下来,“你呢?”哄好了小宝贝,他问自己的大宝贝。
“有你陪着我就够了——你可比斯科皮点名要吃的小蛋糕甜。”
他翻了个白眼。可是他知道,有些伤没露在外面不代表不疼,也许只是在内里慢慢地溃烂。



“看什么电影?”哈利缩在毯子里,舒服地叹了口气。
“摸到哪个是哪个吧。”德拉科随手一抽,看清是什么之后,忙不迭地想放回去。
“是什么?”
“你以前的比赛合集。”
“我什么时候还弄过这种东西,你瞎说的吧?”
“咳,那什么。”德拉科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泛起浅浅的红,“我找人刻的。”
“那就一起看看。”他拍拍自己身边的空位,“来,坐过来吧。”
那时候的他可真是有用不完的精力。
疯小鸟那一场他竟然返场两次,最后一次的返场甚至根本算不上是个节目,只是跟着场下观众鼓掌的节奏,把最难的那几个动作做了个遍。
“不到十分钟里三个贝尔曼,三个四三三,好几个甜甜圈。”他笑了笑,转头发现德拉科正紧张地看着自己,“怎么?怕我哭?我可不是你。”
“你不哭比哭还可怕。”
“德拉科,你记得吗?尼金斯基那一年,我告诉你,只要在冰面上,我就无所不能。”
“别说了。”
“为什么不说?”哈利俏皮地笑起来,依稀仿佛还是那个滑疯小鸟的少年,他顺势倒在德拉科的腿上,手指轻轻拂过德拉科的脸颊,“现在的我,只要有你在身边,就无所不能。”





TBC


评论 ( 4 )
热度 ( 69 )
  1. 红茶杯与苦咖啡Double K 转载了此文字

© Double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