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K

小透明文手 欢迎勾搭 杂食百无禁忌

【巍澜】焚·寂 (教父巍 / 警察澜)


迟到很久的视频配文 @nita 
作者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意识流预警



正文:


【01】


“我还能相信你吗?”



【02】


他第一次见他是在酒吧里,他高高在上,手掌翻覆间便定了那几个卧底的生死。

“你会受报应的!”他听见那些条子喊。

他满不在乎地笑笑,他作恶多端,早晚要入十八层地狱,多少年之后的事情了,玄得很。轻轻打了个响指,满屋子的喊叫声在几声枪响后消失了,他长吐出一口气,突然觉得有点胸闷,于是推开门,倚着露台抽雪茄,一段风流姿态。

他就是在那个时候见到了那个男孩,他从来、从来没有听到自己的心像那样跳动过。这个男孩仿佛就是照着他心里的样子生出来的,叫他看到的第一眼就丢了三魂七魄,落了两肩魂火。

他听见造物主在他耳边轻笑,“看哪,你的报应来了,沈巍。”




【03】


沈巍凑上前去,他离开血腥世界有些过久了,靠得极近的那一刻,他能看清赵云澜眼底的颜色,能数清他的睫毛,能分辨他的唇是最适合亲吻的形状。他被迷惑了,他突然分不清愤怒和情欲,他不知道自己是想打下去,或是亲下去。

无论是哪种,他都不能靠得更近了。

他转身,使劲拿旁边的无辜物事发泄。他后悔了,他后悔了,如果他没有杀过那么多人,如果他和赵云澜之间不曾隔着这样一层无法逾越的业障。

没有如果。想到这儿,他更生气了,可偏生无处发挥,因为他气的是自己。



【04】


“你还记不记得自己当年为什么选择了做一名警察?”


这不是第一次有人问他这个问题,他情知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可他的回答是一直不变的,一个吊儿郎当没正形的“为了正义啊”。然后问他这个问题的人就会用一种他没救了的眼神看着他,失望地叹一口气走开了。

他耸耸肩,也并不在意。他又不是在说谎,只是本性使然,要他一本正经像宣誓一样说出这句话来是绝对做不到的,别人怎么看又有什么关系。

他曾经有过一个很幸福的家庭,是的,曾经。甚至记忆中和父母相处的时光都已经渐渐模糊不清了,但他仍然记得那种温暖的感觉,足够支持着他在风刀霜剑中抵御严寒,足够燃烧起十余年不灭的仇恨之火——如果这种恨意熄灭了,他也早就不会继续活在这世上。他活下来只为了一件事——手刃夺走自己父母生命之人的生命。

如果法律和道义都没办法给予一个人正义,为什么不能自己选择最快捷的途径去依靠自身获得。做一个警察,是赵云澜能想到的最接近复仇的职业。他能够学会各种技能,掌握各种资源,甚至可以有合法的物质(武器)支持,而钱这玩意儿他从来不缺,刚好可以为他敲开更多的方便之门。

这不,这条消息就是从他的一个“姐夫”那里知道的。


可他从来没想过就是这样一次和以往一样的线索追踪中,他竟然能够遇到自己一生的挚爱。说白了,“爱”这个字本身就已经远离他的生活太久了。所以当那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升起的时候,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维持住那层玩世不恭的伪装。

他第一次见他是在龙城大学里。

“我姓赵,来这儿办案,先生贵姓啊?”

他看到那个俊逸的男人眼里也有些意味深长的东西,同样是一瞬间几乎要迸裂出火花的热烈,同样是被死死压制在另一种情绪下的隐忍,然后他笑了,光风霁月。

“免贵,姓沈。”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在回答问题,字句之间短暂的停顿可以说是儒雅,也同样可以理解为隐忍的延伸,就好像如果不慢下来,他会说出一些自己不想说的话来,“沈巍,在这里任教。”

赵云澜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沈巍”,然后他笑起来,阳光都不比他的笑容耀眼,“好名字。”



【05】


他是他的沈教授,全世界都知道。他是他的杀父仇人,只有他知道。他一个人怀揣着被发现的不安很多年,而但凡是不安,就总会被察觉,总会被追究背后的缘由。

“我们明明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我却发现我自己,越来越看不清你了。”赵云澜是这么对他说的。

他突然生出个疯狂的念头,他想,如果能够死在赵云澜的手上也是好的。

“······让你帮我查几个人,这些人,你也认识······让你帮我查你就查!”他背着他讲电话。

他的云澜从来以为自己滴水不漏,罢了,就随他去查吧。

“你又不是长生不死,我为什么随随便便欠你一条命啊!”

他的小澜孩是不是没闹明白,到底是谁,欠了谁一条命?他救过他不假,可欠他更多。

原来不懂的是他,他从来都没明白过赵云澜查的到底是什么。

“你别想着骗我。”



【06】


他还能怎么办呢?赵云澜想,他还能怎么办呢?

他叼着一根烟,没有点燃,只是咬着,任由烟草味乱窜,在室外石阶上坐了整整一个晚上。他在那里坐成一个雕像,几乎一动也不动,像是把生死都想透了,把从哪来到哪去这样深刻的哲学问题都给解决了,可你看他的眼睛,又好像是什么都没想,好不容易有了点烟火气的眼睛又空了,依旧可以深情,可以卖萌耍宝,但那眼睛从此只是个空洞了。

于是你知道,他确实什么都没想。他甚至也没有太多的纠结,他就坐在那里,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把自己和自己的爱人各自拎出来一半杀了。他从来是最好的那个狙击手,可以潜伏不动几天几夜,天光熹微的那时分,他扣下了扳机,把最后那点心软一起杀死了。

然后他站起来,准备去见他的爱人。



【07】


死亡,情欲,谎言 ,复仇。

他举起枪,眼神里再没有分毫爱意。

我爱你,但你不能阻止我的复仇。我甚至可以后半生都为你而活,活成你的样子,但此时此刻,这一切需要有个了结。

沈巍不闪不避。

以枪响开场的故事最终也以枪响收场。一代教父死在了一个警察男孩手上,邪不压正吗?报应吗?

我再也不骗你了。我爱你,我和那个嗜杀的怪物都爱你。



【08】


“云澜,其实真正的怪物,只存在于每个人的内心里。”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37 )

© Double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