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K

小透明文手 欢迎勾搭 杂食百无禁忌

【德哈】Ring



戒指,多么神奇的一个物件,世人大多相信戒指这样的东西可以圈住一个人,套牢一颗心。

细细量了手指,选取对应的环。一锤一锤轻轻敲上想说的话,又或只是双方的名字,不能太轻,也不能太重,字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再来是打磨,将棱角磨得圆润光滑,如此方不至于伤人。加热,软化整根金属,此时方成为一个环,再根据量得的尺寸慢慢认真修改,因亲手做的这戒指只想送给亲手测量了尺寸的那一个人。随后是再次打磨,更加全面的大动作,在戒面正反面都反复来回细细压过,侧面及方才打磨处也都重新来过,加热时晕染脏了戒指的杂质就全都不见,只比最开始更加平整耀眼,光可鉴人,能照出心上人眉眼。

他们就曾经一起做过那样一对传说中为了拴住人而生的戒指。刻着德拉科·马尔福的那一只映着碧绿瞳仁,刻着哈利·波特的那一只映着银灰虹膜。

他们是后来才分开的,那一对戒指却是从诞生之日起就注定要分离,分别在他们两人手上。可惜的是,就算是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没怎么一起戴过戒指。因为······为什么呢?

救世主为什么会和食死徒戴一对戒指呢?

纵使只是刻了字的简单银环,可是这样两个人手上怎么会出现成双成对的东西呢?

战后赫敏曾经劝哈利不如戴上戒指吧,睹物思人总好过装作一切都好,却伤及五脏六腑。哈利笑了笑,并没反驳她,只是挥了挥手,像是在说:好啊,但是戴在哪根手指上好呢?

大拇指和小指肯定不合适,另外三个倒是勉强都能戴上。食指,未婚,但想结婚。中指,热恋中。无名指,订婚,结婚。 可他们之间到底算是到了什么地步,或者说,曾经算是到过什么地步,却连哈利自己也说不清楚。

热恋吗?应该算吧,应该只有热恋中人才会黏黏糊糊,走到哪里都想在一起。打魁地奇之后满身大汗也要抱在一起也好,塔楼上寝室里那些像是被下了咒一样粘在一起分不开的嘴唇也好,表明心迹随时愿意为了对方去死的心意也好,哪一件不是只有热恋中的白痴才干得出来的傻事。

订婚了吗?结婚了吗?想结婚吗?婚姻委实是个有点遥远的话题,无论是从他们的年纪,还是从当下的时局。他们都不曾刻意躲开过这个话题,便自然而然形成了闭口不谈的效果。

什么样才算是他们的美满婚姻呢,做一对普通人吗?没有什么精深的黑魔法和不可饶恕咒,惯常用的是家务咒,时常会用得颠三倒四,平白添许多乐子,或许是倒了金发男孩一头一身水的盆,又或者是掸在金发男孩身上一层灰的毯子。没有拯救世界,没有命运捉弄,只是两个普通人,黑魔王不曾在其中一个额头上留下过闪电痕迹,也不曾在另一个手臂上烙印下丑陋的黑魔标记,世界末日到来的那一天,管他是伏地魔还是天启四骑士,他们相拥着死去。

又或者是轰轰烈烈的,正如一个救世主和一个前食死徒所应该有的那样轰轰烈烈。他们的爱那样纯粹而热烈,正义和邪恶相争的天下都沦为浅薄的背景板,只有彼此,唯有彼此,然后在这浓情蜜意的彼和此里面一天天掺杂进鲜血、阴谋、死亡、背叛,这日益浑浊的爱情又成了时局的调味剂,最终融入背景板消失不见,只在战争结束后等待着成王败寇的终章。

哈利想不懂,却另想到另一件有趣的事,这戒指的尺寸是马尔福量得,这戒指在哪根手指上最合适,岂不就意味着他如何看待他俩之间的关系。

那戒指真是合适,太过合适了。甚至当他将戒指放在代表独身的小指上时,戒指也调节尺寸变小了,他突然明白过来,这不仅是个戒指,更是马尔福交到他手上的主动权。

在爱情和战争中从无公平可言,马尔福就这样将主动权拱手相让,也真是愚蠢的勇气。

如果以后还有机会相见,他一定要当面问问马尔福,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个举动有多像他嘲讽的格兰芬多。

“恢复如初!”他指着刚刚不小心打碎的玻璃杯,杯子立刻时光倒流般复原了。

他将戒指戴上中指。那就这样吧,不要婚姻,没有开始,就永远没有结束。我只要热恋,我只要永远爱你,天涯海角,不管你在哪里看见了这句刻在我手上的“我爱你”,都请你立刻回来找我。

玻璃杯上倒映出来他自己一个模糊的人影,他歪着头,颇有些疑惑似的,倒有几分刚刚踏入霍格沃茨时的天真之态。

他正在想,这个咒语对人管不管用,是不是对着自己念一句“恢复如初”,人也能时光倒流一样复原成最开始的自己呢。

无论如何吧,从那时开始,他就很喜欢破镜重圆的故事了。


END



不知道为啥突然冒出来的一篇文
算复健意识流日常吧
自己有点喜欢 希望大家也喜欢
笔芯



评论 ( 5 )
热度 ( 69 )

© Double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