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K

小透明文手 欢迎勾搭 杂食百无禁忌

【CrisKa】我不会喜欢你(半现实半AU 五千字一发完)




【01】

“Hala Madrid!”他想他们都不会忘记这一句西班牙语,正是这一句,把一个巴西人和一个葡萄牙人真正联系在了一起,从此他们身披同样的白色战袍,为同一家俱乐部效力。回想起他们认识的从前,从前似乎已经非常遥远,而这一刻开始,惺惺相惜了许多年的对手终于成了兄弟的他们终于又将分开。

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

克里斯在心里默默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短语,酒意随着翻腾上涌,熏红了他的眼睛。

那就是这场告别party上卡卡所看到的,那个他原以为会装作漠然来掩饰情绪的克里斯小孩看着自己,眼圈发红,却不像全是酒精所致,他似乎借着酒劲儿耍赖,颇有些无理取闹的意思,“你一路追来皇马陪我四年,你是不是喜欢我,卡卡!”

周围队友已经见怪不怪地把他们围在中间起哄,卡卡忍俊不禁地把克里斯的大脑袋一把推开,“喝多了吧你!”

“你喜欢我也没用。”跟醉鬼没道理可讲,克里斯自顾自地念叨,“反正我肯定不会喜欢你的!”

说着这样无理的话,语气却带着委屈的撒娇腔调,听得卡卡的心都莫名揪了起来。



【02】

他架着一直嘟囔着“不会喜欢你”“不会”“不会”的克里斯一路到酒店房间,费力地把人扔到床上。

这是他们在一个俱乐部的第四年,但他俩却已经认识了远不止四年,说起来,这小鬼似乎一直很喜欢有意无意地来一句“我不会喜欢你”,像个自恋狂,生怕被别人喜欢上似的。

但他明白克里斯很多时候只是缺乏安全感,身边名模女友来了又去,他从来没真正喜欢过那些漂亮的女孩。他总会带着那些女孩来给自己看,然后事后挺认真地问他这个女孩适不适合结婚或是一起生活之类的废话。确实是废话,你要不要和另一个人生活,怎么会是别人替你做的决定?当他这么问克里斯的时候,小孩就会偏过头,认真地反问他,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她和你都没办法好好相处,我怎么和她过一辈子?这问题怪怪的,但他至今都没找到合适的话来反驳。

他总对克里斯的女朋友说“no”,因为他确实没看出克里斯有多认真,耽误别的女孩也耽误他自己,但是克里斯对他的女朋友永远说“yes”,那态度急切得仿佛是怕他砸自己手里卖不出去似的。可是每每当他这边进展顺利的时候,克里斯又会天天摆出一副不高兴的脸,说起他女朋友全是毛病,直叫人怀疑和最开始举双手支持的是不是一个人。

他看着克里斯的睡颜,和球场上或在媒体面前的嚣张跋扈样子全然不同,倒是和曼联时期的那个毛头小子一样没什么分别。

那场他状态很好,压得曼联那边无力反抗,而曼联那边的克里斯竟然主动跑过来和他碰拳,他还记得当时有媒体把他们那张碰拳做成了头条的噱头,旁边配上大大的“共舞西甲”。

他还记得克里斯当时被压着打却神采奕奕的样子,“有我上场就踢得这么卖力气,你是不是喜欢我?”他的眼睛闪着光,有那么点他看不懂的若有若无的期待,“下半场也别放水,反正我也不会喜欢你!”

卡卡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因为床上这个睡着了也不老实的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有点无奈地躺在了克里斯旁边。

酒精带给他的显然不是平静,而是混乱,克里斯的眉头紧皱着,像是在做什么不好的梦。



【03】

那是个光怪陆离的梦,过往十余年大大小小的事情纵横交错地来回闪现,最终都变成他和一个人的点点滴滴。

卡卡。

但就算是在梦中,他也紧咬着唇,没让这名字简单的音节逸出自己的嘴角。

但他的眼前都是卡卡,逃不开似的,走到哪里都躲不掉。他终于鼓起勇气走上前去,哪怕意识到是在自己的梦里,也觉得心跳如擂鼓,“我想我应该……不会爱上你。”

第一句话挤出来之后,后面的话突然变得流畅了。

“所以为了努力地不爱上你,我让自己那么喜欢你。喜欢你有很多种方式,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最好的队友,这样那么重情重义的愿意为了米兰来到皇马的你就不忍心和我分离。对,我很有自知之明吧,我知道你来皇马肯定不是为了我。

我想我很讨厌那个骄傲的你,米兰的上帝之子,你和我们这些贫民窟出身的人不一样,你站在那里,就像是……就像是一幅画一样。我也很讨厌那个美好的你,在场上给我最顺的助攻,我有伤病比我了解得还清楚,在米兰的时候却和英国的队医混得那么熟,说真的,听到我们队医提到你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所以我让自己假装讨厌你,你知道我的演技有多拙劣,所以我的推拒反而让你对我加倍地好。可是全世界大概也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拙劣’里有多少不自觉的刻意,因为内心深处我知道那样你反而会舍不得离我而去。

我总说我不会喜欢你,那是因为我必须说我真的不会喜欢你。我不喜欢你……不喜欢你占据我所有思绪,就像是此时此刻在这个梦里一样,你不回应我,礼貌地看着我,我就感觉要疯了,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你看,可是偏偏连你偶尔的窃笑也像是鼓励,从早安后的早餐到晚餐后的晚安,你知道这么多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别笑了, 别笑了, 你笑得那么好看又怎么样?我不会喜欢你。”

他睁开眼,恍然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正握着梦中主角的手腕,一时间分不清是不是还在梦中。

可是不管是不是,他早晚要醒过来,这个人要坐着早班机去美国,去遥远的奥兰多城,他会有新的生活,或许有新的最好的朋友。他们之间从此隔了一个大西洋和十个小时的时差,或许就此越走越远,他这么多年苦心经营,一朝化为乌有。

算了吧。就这么算了吧。

他任由自己的目光可能是最后一次在这样近的距离贪婪地扫视着卡卡的面容,却在卡卡醒过来的那一秒立刻回到睡眠状态。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他听到卡卡跟他道别,简单洗漱收拾了一下,然后房门打开又关上。他不敢去机场送卡卡,所以他强迫自己躺在这里,逼回那些不该存在的眼泪。

“我就要放弃了。”他想,“而他还从来都不知道。”



【04】

队友普遍反映他的脾气变好了,之前都怪卡卡把他惯坏了。其实这话也不算错,所以他好脾气地听着,没有扑上去反驳。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好脾气,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本来就很让人惊奇了,而他甚至还将“责任感”“队长风范”这样的词逐一和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自己挂上了钩。

他在那样一场离别之后长大了。

毕竟现在他再发火也没有人敢上前来劝他了,没有那个真正好脾气的人被大家推着上前来哄他这个暴君,这脾气突然就发得好没意思。他学会了给别人传球,助攻多过进球,学会了重视团体荣誉。他放下那些对外表的幼稚在意,为了进球不惜让对方的钉鞋划伤自己引以为傲的可以赚钱的漂亮脸蛋,一道深深的伤口离他眼角不过寸许。他不再总在镜头前忍不住地流泪,因为他得坚强,世界巅峰这个位置从此他要一个人替两个人扛。

税务风波搅扰了他正常的训练生活,他一反常态地配合。媒体面前,他没翻脸,没脏话,甚至难得温柔感性地给自己的球迷鼓劲,“谢谢你们陪着我,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我。”

然后那个“你们”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就丢了一个字,变成了“你”。

“……如果陪我到最后的是你,一路风雨也没关系。如果陪我到最后的不是你,我们的点点滴滴我一点都不会忘记。如果最后你会回来,晚一点也没关系。”

都没关系,我等你回来,教练也好,投资商也罢,以那个注定不会是队友的身份回来,我很期待那个时候的我们,熟悉的陌生人总是有太多的远比现在多的可能。也许那时候我终于敢问你,可不可以让我做你的朋友,但又不只是朋友?



【05】

“是吗?恭喜他了!”他听到自己的语气假得让自己恶心,空中楼阁一样的惊喜和期待,“可是恐怕我赶不上了。是啊是啊,我也很遗憾,但没办法,运动员嘛,你知道的。”

他挂了电话,靠在窗边,静静看着肃杀的冬景。曾经他很喜欢听那些小姑娘笑嘻嘻地在观众席举起“criska”的横幅,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卡卡是懂的,因为卡卡在那时候总是会难得窘迫,足球队里罕见的白净脸颊上浮现难以掩藏的红色,那样他就会很开心,像是全世界和他一起分享了一个他藏得很辛苦的秘密。可再没什么比这一刻让他更清楚地认识到,流言的背后,只能是轶闻。

“喂?”再次接起电话,他无法保持冷静了,勉强控制着声音不抖,拿着手机的手却忍不住在耳边发颤。

“克里斯,我要结婚了。”

深呼吸,你早就放弃了,没关系。

“恭喜。”真糟,他开心过头了,太假。

“你已经知道了?”他还是这么善于推测他情绪变化的蛛丝马迹。

“啊,是啊,舍瓦刚刚告诉我的,他说他一个多月前就知道的。”他真的不想让自己听起来这么像一个怨妇的,真的没有。

“我很抱歉最后才想起来通知你。”卡卡似乎在大洋彼岸皱起了眉头,“就是后天了,你会来吧?”

“我……恐怕……”克里斯再也没法像打发舍瓦那样打发卡卡,他甚至有点怨卡卡还要来告诉他,如果他不告诉他,他还能骗自己说自己在卡卡心里是特别的,“皇马的假很难请,你比我更清楚,卡卡,这么急,我恐怕尽力也很难做到。但是祝贺你,卡卡,祝贺你,这真的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的消息。嗯,祝贺你,拉莫斯在叫我了,我先走了,拜拜。”

卡卡在这边也叹了口气,告诉克里斯要结婚了这件事远比他想象得要难太多,他怎么可能是忘了,他是拖到这时候不得不说了才硬着头皮来通知克里斯——他选择结婚的最大原因。他是个虔诚的人,承诺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所以他的妻子将得到幸福,而他也将得到解脱,克里斯可以继续做他最好的朋友。

可他现在不那么确定了,因为他分明辨别得出克里斯惊喜语气中藏着的哭腔。他也知道皇马的假——别人确实搞不定,但克里斯真想请还搞不定吗?还有那个并不在他身边的莫拉斯,今天肯定不是训练日,休息室哪有那么安静。

他现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06】

“我在卡洛琳家,有事请留言。”卡卡家门上贴着那样一张便条。他终究来了,却还是扑了个空。

皇马时期,他们两个的家仅仅相隔几百米,有事没事就要串门,几乎混得像一家。所以他都没有意识到过自己根本就没有卡卡家的钥匙,所以他现在穿着最不耐烦穿的笔挺西装,站在卡卡家门外被雨水淋成落汤鸡。

他躲进回廊,狼狈地翻遍全身,可供写字的只有机票票根,书写工具只有球迷硬塞过来的油性笔。他费力地写着,在回廊里雨水依旧飘进来,微微打湿了字。这场雨真好,这样卡卡看到的时候就不会知道模糊了他那一笔烂字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他没打伞,就在雨里顺着原路返回,假期嘛,他撒个娇就好了,但他答应就一天,早上之前就会回去。他疲惫的步伐本应留下痕迹,但却被雨水冲刷得一干二净,唯一能证明他来过的就是躺在信箱里的那张机票存根。

他想,我这回是真的要放弃了。

我放空了,我解脱了,你还是一直在我的眼里。我喜欢了,我讨厌了,影响不了我看见你时呼吸改变的频率。原来我已经这样无法自拔,我就这样秘密地爱上你。可是你不必懂,因为我真的不会喜欢你。

……我不想要你因为看到我这个样子而变得消极。

有你的城市真是下雨也美丽,从黎明后的太阳到深夜里的月光,全都是我所见过最好的风景,你在奥兰多城好好生活吧,圣西兰的风永远还是会吹过伯纳乌的草坪。

别想了,别想了, 就带着祝福去结婚吧。

别想了,别想了, 我不会喜欢你。

我输了,输给最爱的你,……很值得。



【07】

“我赶过来了,在你家门前亲笔写下对你的祝福,这真的很难,因为纸短情长。但是写不下的,你一定都知道。我要回皇马了,抱歉赶不上你的婚礼了,但是新婚礼物一定会到。”

卡卡捏着那一张小小的纸,全身的伤病都跟着发作了似的,他膝盖一软,跪在雨里。

他听到记忆中克里斯清越的“我不会喜欢你”,然后他仔细回想,越想越恍然。他怎么会这么迟钝,迟钝到看不清说着这话的人眼里,一笔一画刻着的明明是“我爱你”。

幸好,还来得及补救,一切还不算太晚,只不过是被各大头条狂批加调侃一通的事情罢了,现在最关键的是,他得跪在卡罗琳面前,请求那可怜女孩的原谅。



【08】

“卡卡,说真的,退役这种大事你都一个人做决定?你都没跟我商量!”

“我会退出媒体视野,旅游一年,再决定下一步的计划。”卡卡冷静回答。

“来西班牙!你知道这有多棒的!绝对一年都逛不完!”

“我来美国之后还没好好转过,打算先从美国开始玩,你知道的,美国很大。”卡卡明显心情不错,主动开起玩笑。

“我陪你玩。”

“你撒娇能有一天假期,但你就是骨折也拿不到一个月的假期的。”

“那么看来我是需要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理由了。”

“嗯哼。”

“所以,我跟老大说……”克里斯小心翼翼地停顿了一下,“我要结婚了。怎么样?”

这边停顿了更长时间,“克里斯,这是我听过最烂的求婚。”

“我发誓我会补上最棒的戒指!”

“好吧,鉴于现在美国也像西班牙一样平权了,这是有可操作性的。那么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

“什么?”

“就算是婚假我也没见过这么长的。”他几乎想像得到那边克里斯小狗一样耷拉下尾巴失望的样子,“不过别担心,我现在是自由身了,我看还是我去西班牙吧。”



END





版权声明:
一篇从台北偶像剧里得到灵感的神奇ooc文章
很多都是从“我可能不会爱你”里面化用的
还借了一点点priest和洲瑜和不才的句子

碎碎念:
不在一起也没关系
各自有各自的开心就足够了

但希望他们是真的平安喜乐

写RPS的HE结局不知道为什么比写刀还难受




评论 ( 11 )
热度 ( 84 )

© Double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