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K

小透明文手 欢迎勾搭 杂食百无禁忌

【VO】Magneten 上



P.S.
1、亲生父子设定 请一定注意避雷⚠️
2、穿越美国AU(在RPS本来就是AU的基础上)
3、请一定注意避雷⚠️ 一定一定
4、BGM-Magneten by Johannas Oerding
5、庆祝真的和xiao分到了一个班

正文:
【00】
你执恋博大精深的戏剧,而那却不是我的爱好。你有时喜欢静默至无言,我却偏爱整日张扬地放肆高歌。我拒绝思考未来,但那是你的最爱。你视孤独如命,而那于我却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你总是无限地真诚,我却爱耍些小聪明。甚至像你喜欢冬天这样的小事都和我不同,我忍受不了那寒冷。
但我们像磁石一样彼此吸引,这里面大概总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吧。

【01】
Viggo是个西班牙语演员,在西语电影这个小圈子里挺出名,但在国际上没什么知名度。他还是个真正的艺术家,他写诗,他摄影,在他的文字和摄影作品里透出来的都是彻骨的孤独,这是艺术家的修行。
最近他的一个老朋友找到了他,是德国一个著名的导演,他的很多作品都杀下了全球十几亿的票房,这位老朋友想要请他作为主演拍一部电影,一切源于当年同窗时的一个约定。
彼时一个导演系一个表演系的两个人也不知怎么特别谈得来,说好了以后要拍一部电影,把Viggo想要展现给世人看的一切想法都融进去,而且不论票房好坏,大成本还是小制作,Viggo会借此公开自己的一个秘密。其实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但是当这一切和毕生追求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整件事就充斥着一种神圣的仪式感。确实没什么大不了,这件和神圣二字捆绑在一起的事不过是,Viggo喜欢男人。
进度很快,两个人已经开始敲定最终的剧本,毕竟很早之前这剧本就已经在两人的脑子里开始构思了,正聊到激动的地方,突然Viggo的手机响起了电话铃声,他随手把来电显示掐掉,但打电话的人,无论是谁,似乎不依不饶,一个接一个地打进来,他无奈地点头致歉,出门去接这个电话。
“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我的……儿子?“他不可置信地皱眉,“这不可能。”
“Orlando,十七岁,请您好好想想,十七年前?”
一个混乱的充斥着酒精的夜晚闯进他的脑海,一个女人模糊的身影随之浮现,“哦天啊,哦我的天啊,这不可能。”
“我恐怕这是真的,先生,他甚至还有站街的前科呢,请您尽早过来。”
回到房间的Viggo魂不守舍,很快就被发现了异常,他简要复述了电话的内容,纽约有个17岁的男孩进了拘留所,说到监护人的时候,男孩报上了他的名字。
“Magneten.”
“什么?”
“这是德语,磁石的意思。我的朋友,有些人就像是磁石的两极,终有一日会碰到。”
“你不会真的相信那个人说的吧?我是说,也许这只是一个玩笑。”
“别自欺欺人了,谁会开这样的玩笑。去纽约吧,把这件事好好地解决了。”
“我希望电影能尽早进入正轨。”
“电影是很重要,但是如果你没有安排妥帖这件事,你的出柜就毫无意义,在出柜之后再来安顿自己当年和女人生下的孩子?对于你来说太过讽刺了,如果你真的看重这个电影的意义。”
Viggo眼中的光几度明灭,最终他还是点了头,“好吧,老伙计,你说的对。”

【02】
餐厅里两个人相顾无言地往嘴里放着东西,Orlando大概确实不想说什么,但是Viggo想说话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直到他发现只有自己才能做打破沉默的那个人的时候,他清了清嗓子。
“那个……”
“谢谢你保释我出来。”
“哦,是啊,不客气。”他恼火地发现自己开始语无伦次,平静了一下,他问了他一直很想问的那个问题,“你妈妈呢?”
“她死了。”
“……继父之类的呢?”
“有还不如没有,这几年我都是一个人。”
“一个人也不错。”
“我想一边赚钱一边走,我想找到我的生父。”
“我认为你还是回到你的继父身边比较好,毕竟他是养大了你的人。”
Orlando脸上的表情不能再讽刺了,他嘲讽地看着Viggo,却好像在说自己才是那个笑话。

【03】
“这儿住了几个人?”Viggo看到Orlando恶劣的生存条件忍不住皱起眉头。
“三个。”
“你姓Bloom对吧?之前我看到你的身份证上是那么写的。”
“谁在乎身份证怎么说,Mortensen才是我的姓。”
“Mortensen,很好的姓。”之前问出这个问题时Viggo心里残存的最后一点侥幸终于也被抹去了。
“我妈妈告诉我的。”Orlando从强装的老成里跳脱出些许稚气,“我从小就很想演戏,她说我爸爸当年就说要考表演系。”
Viggo静静地听着,从钱包里翻出一百美元递给他,手指相触的瞬间Orlando心里有些许异样,并不是突然得到了一笔钱的雀跃,尽管他本应该,相反地他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递给他钱的人身上,他说不上来为什么。Viggo很不情愿似的,但是眉眼间都是无意识的关怀,而Orlando恰好是一个缺爱的小孩。
“这就是我妈妈。”他指着墙上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像是从哪儿剪下来的,边角不太齐整,但是照片里的人很清楚,穿着礼服,挽着发髻,笑容明媚,他毕业舞会的舞伴。
Viggo定在当场,脑海里模糊的身影清晰起来,所有的回忆都随之鲜活,那是他最痛苦的一段时光,质疑自己,质疑人生,质疑整个世界,在纠结和矛盾里几乎把自我都撕个粉碎,那是蒙着一层灰的高中时光。他颓然倒退两步,坐在对面一张看起来脏得不知道昨天是不是有人吐过的床上,双眼怎么也对不上焦。
Orlando没察觉他的不对或是不在乎,反正他继续笑着说:“她是不是很漂亮?我长得这么像她真是太秀气了,就因为这样才会有人把我认成是gay吧。”
Viggo抬起头等着他的最后一击。
“怎么可能?我才不是那些变态呢!”

【04】
“不许抽烟。“Viggo第无数次提醒这个不自觉的年轻人,“车里不许抽烟,这是规矩。”
他们最终还是在车里了,不管Orlando同不同意回他继父家,至少Viggo是这么决定的,而Orlando莫名其妙地妥协了,他不同意目的地,但他愿意跟Viggo一起上路。
“一次多少钱?”
少年偏过头,装作没听懂。“什么多少钱?”
“之前给我打电话的警官说你有,呃,前科。”
“哦,你说站街揽客。“他满意地欣赏Viggo一瞬间尴尬的表情,“50刀吧。”
“那也别再干那种事了。”
Orlando没说话,他才不会承认是因为感到有点受伤。那种事?哪种事?他也算是“那种人”吗?
当天晚上他们在motel住下,Viggo洗完澡出来发现Orlando只穿着条拳击短裤半撑着头侧卧在床上,装作刚醒的样子伸了个懒腰,装作无意地刻意显露出十足十的勾人。他很漂亮,这不假,无论是清瘦却覆盖着薄薄一层肌肉的躯干,笔直修长的腿,还是他伪装出倦意的脸,都绝对说得上漂亮,当他特意给你展示的时候,更是成倍的光彩夺目。但一切落在Viggo眼底却只让他觉得好笑。
“你没有睡衣吗?”
“没有。”Orlando咬着牙回答,在心里给Viggo贴上“不解风情的木头”的标签。
“也许你应该有一件。“木头继续伤害着他对于自己魅力的信心。

【05】
“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快到的时候Orlando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最后甚至跳了车,一户认识Orlando的人家收留了他们,好在这里离Orlando继父家不远,他最终还是把那个男人带到了Orlando面前。
“我很想你。”
Viggo觉得有点不对劲,这句话毫无侵略性,但是Orlando像是被吓到了似的僵硬在原地。
男人凑上去给了Orlando一个拥抱,Orlando像是活过来了似的回抱他,Viggo没来得及感到欣慰,他听见那个孩子在男人耳边用气声说话,“I know what do you mean.You miss my mouth,you miss my ass.”已经带上一点哭腔的声音愤怒地挑衅,“Why don't you fuxk me right now?”
“闭嘴!”男人一耳光把他扇到了地上,紧接着的就是拳打脚踢,显然不是第一次了,Viggo把男人拎起来扔到门外面,把门重重地甩上。他走过去想把Orlando的头抱进自己怀里,可那男孩甩开他的手,径自走出去,又一次凌虐了那扇可怜的门。
这家唯一的女主人是个老太太,她说她是看着Orlando长大的,“那是个又淘气又招人疼的小子,我还记得他小时候特别喜欢一个毛绒玩具,是只大角鹿,去哪儿都要拿着,睡觉都不撒手,可他从这儿离开的时候,连那个都没来得及拿。你别担心,这孩子肯定又去路边的森林里了,林子里有他的睡袋,他以前啊,一不开心就去那儿。”
Viggo第二天早上果然是在那里找到Orlando的,他躺在树林中间,俊美得像个精灵。
他把自己在仓库里找到的大角鹿递给男孩,“对不起。”
男孩一把抢过大角鹿抱在怀里,没理他。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8 )

© Double K | Powered by LOFTER